你的位置:欧华传媒网 >> 新闻 >> 体育新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职业体育已经走在十字路口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新华网   发布者:ohwebwwwad
热度415票  浏览165次 时间:2013年3月12日 18:15

 什么是职业体育?就是一种追求竞技比赛票房价值、以商业牟利为目的竞技体育活动。

    中国体育职业化从坚冰初破,到如今已经有将近20年的时间了,但依旧有层出不穷的怪现象不断曝光,令人发笑,也引人深思。

    在两会上,包括姚明在内的体育圈内人士,都提出了应建立真正的职业体育。但愿中国的职业体育,今后能够不再带着镣铐跳舞。

    CBA:外援靠吃方便面度日  教练靠混小饭馆填肚

    中国的职业体育有多不职业?看看CBA江苏男篮身上发生的怪事就能了解一二。据江苏媒体昨天报道,江苏南钢俱乐部从不给外援提供西餐,外援哈维由于吃不惯中餐,每次只好抱着一盒泡好的方便面赶到赛场,吃完方便面就打比赛,于是如今他无论如何也不愿再去江苏打球。

    更搞笑的是,台湾教练邱大宗本赛季临危受命接手南钢,邱大宗住的地方距基地有8公里路程,可俱乐部给他配备的“专车”居然是一辆自行车。俱乐部某高层还表示,骑自行车有利于锻炼身体,能帮助邱大宗能更好地执教。

    江苏男篮的怪事还有很多,比如青年队打队内对抗赛,十几个人穿的球衣有近10种,为便于区分,一队5个人只能光膀子上阵。

    事实上,球员和教练只是俱乐部和江苏省体育局博弈的受害者。南钢俱乐部是典型的官企合办俱乐部,江苏省体育局出人,南钢出钱。可在实际的操作中,却出现了出钱的管不了人的情况,球员的流动还是由体育局说了算。南钢俱乐部斗胆做主请来了邱大宗,结果体育局方面反应激烈——体育局所属的基地通知邱大宗,他不能在基地吃饭。无奈之下,邱大宗只能在训练之后跑到附近小餐馆去吃饭。

    而出了钱却仍旧掌控不了俱乐部的南钢集团,也采取了畸形的管理模式——俱乐部高层的考核直接与球队赔钱多少挂钩,赔的少高层拿的就多,反之,俱乐部高层不仅拿不到奖金,还有可能被扣钱。于是,一个一门心思想省钱的职业俱乐部,就这样匪夷所思的出现了。

    中超:个个收到白条一张 申花球员成讨薪民工

    不仅是CBA,中超赛场上也发生了怪事。

    3月1日,申花俱乐部全体球员收到了俱乐部所拖欠的2012赛季工资与奖金,不过不是现金,而是一叠白条,总额接近千万元人民币。这种此前我们只在讨薪民工身上看到过的故事,就这样发生在了职业运动员的身上。

    不过申花的出资人朱骏也觉得委屈。由于朱骏只持有申花28.5%的股权,其他七成多的股份在五大国有股东手中。但实际上,从2007年接手申花后,申花这些年的花费基本上都是朱骏在出资。

    朱骏原本希望通过投入,能够增加在俱乐部的持股比例。他为此不惜花费重金,请来了德罗巴这样的世界级前锋。但申花的股权问题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牵扯到国有资产的流失,没有人愿意担当起这个责任,朱骏的梦想显然有些一厢情愿。

    而另一边,那些国有股东也没有把手中的股权当一回事,申花的董事会这些年来一直闲置,所有的决定都由朱骏一人做出,包括不顾实际引入大牌外援。但当朱骏要求根据股权结构分摊引援的成本,其他股东却也不愿为朱骏的“疯狂”买单,乃至一个赛季后,德罗巴就以欠薪为由不辞而别。

    对于目前的局面,朱骏表示不堪重负,“目前只能承担俱乐部28.5%的责任与义务。”而另一边,五大国有股东们也没有意愿承担起剩下7成多股权的责任,申花的球员们就这样成了股份纠葛的替罪羊。

    其他联赛:排球国手赢球奖100元 伪职业化的故事一箩筐

    相比中超和CBA,其他联赛的伪职业化故事就更多了。

    恒大能够在中超呼风唤雨,但他们却发现,即便再有钱,在规模和关注度都小很多的排球联赛,他们依旧无计可施,挖不动任何一名当打之年的球员。

    有16个年头的中国排球联赛,一度被吹嘘成“世界第二大排球联赛”,但如今水平一年不如一年。而为了给全运会备战让道,今年的联赛还大大压缩赛程,前后不到80天时间。关注度低,赞助商不愿进入,球员只能拿死工资过日子。一位女排国家队主力就吐槽说:“主场赢球奖金只有100元,客场50元……”

    而在羽超联赛中,即便大多数球队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但仍旧有一条霸王条款不得不遵守——国家队队员只能使用国家队赞助商的装备。于是,不少有意赞助羽超的体育器材公司直接被吓跑。

    此外,在WCBA、乒超等联赛中,不职业的现象更是不胜枚举……

    有识之士呼吁:松开中国职业体育的镣铐

    对于中国职业体育的困境,已经有不少有识之士提出了建议。

    姚明在他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第一份提案中,就提出了中国体育事业应该两条腿走路。在体操、跳水、举重等市场化程度不高的项目上,举国体制有必要保留。但对篮球、足球等职业化程度较高的项目,国家应该放开,“市场能办的就交给市场”。

    体育社会学家卢元镇在微博中疾呼,要把中国的篮球、足球、网球等职业体育解救出来,让他们在体育产业的轨道上高速前进,成为中国体育最有活力、最有影响力的一部分。包括新华社体育部主任许基仁、前中国篮协主任李元伟等人士,也都对卢元镇的呼声表示支持,许基仁回应说:“中国体坛最大的矛盾和最急需破解的难题就是专业行政管理体制与职业体育规律的尖锐冲突。”

    中国的职业体育,已经走在了十字路口。

顶:26 踩:27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65 (133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46 (127次打分)
【已经有102人表态】
27票
感动
10票
路过
9票
高兴
12票
难过
12票
搞笑
9票
愤怒
12票
无聊
1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