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欧华传媒网 >> 商业文化 >> 名人名家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华人修甲男的另类美国梦:京剧演员转行迷倒外族女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新华网   发布者:网络转载
热度843票  浏览285次 时间:2010年4月15日 19:30

   

房玉麟说美国是勤劳者的天堂,懒惰者的地狱。无论做什么工作,都要忘掉过去的辉煌,敬业乐业。他给客人修甲时是“用心去做”。 (美国《世界周刊》/曾慧燕摄影)

    越来越多的外族裔女性喜欢让男性修甲工服务。图为宋小君正在为一位白人女生按摩修甲。 (美国《世界周刊》/曾慧燕摄影)

 据美国《世界周刊》报道,修甲工是华人新移民在北美的主要行业之一,过去从业员以女性为主,近年逐渐有华人男子投身其中,尤其随着中美艺术交流日益频繁,滞美不归的京剧演员日渐增多,以修指美甲维生的京剧演员不乏其人,另外也不断有其它行业的男性加入美甲业。

 ▋华人男修甲工渐增 受外族裔女性欢迎

 纽约美华艺术协会会长周龙章指出,在他认识的京剧演员中,就有不少人从事美甲业:如在长岛开设指甲店的中国国家一级演员、京剧文武小生房玉麟、在纽约皇后区开设指甲店的原山东烟台京剧院老旦张英以及从事修甲工的山西省京剧院武生、武丑宋小君、原河北京剧院武生默子军等。在曼哈顿中上城等黄金地段,不少高档指甲店也闪烁着男儿修甲工的身影,越来越多的外族裔女性喜欢让男性修甲工服务。

 为什么不少京剧演员以修甲维生?周龙章说,京剧演员在美演出机会不多,很多人面临生存的压力。而修指美甲已经成为世界美容的潮流,追求流行时尚的美眉们,除了服饰和发型外,美甲也成为整体造型重要一环。现代女性视指甲是双手的眼睛,以拥有美丽指甲衬托的玉手为傲。近年五颜六色的彩绘假指甲大行其道,让女性的手指更美丽,也给京剧演员制造就业机会。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京剧演员在美甲行业比较吃香的原因,是因他们从小受严格训练,在戏曲学校就读时,大多上过化妆和京剧脸谱课程,有一定的绘画美术基础。而京剧脸谱是具有民族特色的一种特殊化妆方法(每个历史人物或某类型人物都有一种大概的谱式,就像唱歌、弹琴要按照乐谱一样,所以称为“脸谱”),也是以人的面部为表现手段的图案艺术。京剧脸谱的色画方法,基本上分为三类:揉脸、抹脸、勾脸。学过描画京剧脸谱的人,再做彩绘指甲得心应手。

 周龙章指出,就像世界上很多名厨或名裁缝,几乎清一色是男性天下一样,只是过去“男女授受不亲”,现在时代不同了,修甲作为新兴行业蓬勃发展,男儿修甲工越来越受欢迎。

 ▋修甲行业 竞争激烈

 在美加各大城市,指甲店遍地开花,近年不少百货公司和超级市场也都设立修甲店专柜。指甲店以接近双倍的速度增长。根据美国修甲行业的专业出版刊物《指甲杂志》(Nails Magazine)2007年的调查报导,当时纽约州已有3800家指甲店,新泽西州则有2600家。因为竞争激烈,美国的指甲行业掀起减价战,以前手脚修甲全套服务平均25元,现在低至约15元,单做手七元,差不多是美国法定最低工资的时薪。

 美国的修甲业一直由新移民支撑,大多是亚裔,其中又以越南裔、韩裔和华裔为主。由于从事指甲业不需要很好的英语程度和很多资金,投入少、回报快、风险低,只需短期培训便可取考执照,加上有人认为餐馆太累,装修太脏,两害相权取其轻,所以指甲工受到新移民青睐。

 根据美国全国亚裔女性论坛 (National Asian Pacific American Women's Forum)的调查,全美修甲工超过95%是女性,其中亚裔妇女占四成,单在加州便有多达八成的指甲工是越南裔。在纽约地区,过去修甲工以韩裔为主,九一一之后,纽约华埠经济不景气,不少车衣工厂倒闭,许多华裔移民失业,不少人转行做指甲工,令这个行业多了很多生力军。

 

 房玉麟 赚钱圆戏梦

 在美国做修甲工的京剧男演员不乏其人,更有人自立门户当老板。原山东京剧院文武小生、国家一级演员房玉麟2000年3月赴美,2003年7月与妻子王淑芬(英文名Sophie)在长岛史密斯镇(Smith Town)开设美甲店,面积2000多平方呎,夏天旺季时有10多名员工。夫妻俩七年奋斗有成,即使在美国金融海啸冲击下,生意仍稳步发展。

 房玉麟自豪地说,他与妻子胼手胝足经营指甲店,数年下来,积累了不少人脉关系,拥有一批固定“粉丝”,不少客人入门即找“Peter”(房玉麟的英文名字),有的是一家三代扶老携幼前来光顾。他承认,越来越来爱美女士接受男儿修甲工,他的指甲店在夏天旺季时,也聘请男性修甲工。

 房玉麟深有体会表示,美国是勤劳者的天堂,懒惰者的地狱。无论做什么工作,都要忘掉过去的辉煌,敬业乐业。他给客人修甲或按摩,都是“用心去做”。虽然他不会英文,但客人都感受到他的“用心”,一般愿意多给小费。

 他说,在大陆练功很苦,薪水不高,在美国打工再苦,也苦不过练功。最重要的是,在美国可以实现他的戏剧艺术梦想,他希望将中国传统戏剧打入百老汇。2003年,他创作结合美式现代舞和改良京腔的梁祝京舞剧《双蝶魂》,在纽约林肯中心演出,作为中国国家一级演员的房玉麟和杨丽丽,在纽约舞台重演了脍炙人口的梁祝生死恋。

 房玉麟充满感激和歉意的说,难得的是妻子十分支持他的戏梦人生。当时他出面租下林肯中心的表演场地和购买保险等,没想到原本答应赞助的人没有履行承诺,幸得妻子将辛苦修甲攒下的血汗钱拿出来代他付清全部场租和保险费用。

 房玉麟强调,打工再苦,也苦不过练功,他已坚持不懈练功50年,雷打不动。“我在戏剧学校的老师对我说,如果不追求艺术,人生就没有价值。”他每天早上坚持练功两小时,拿30磅的石头压腿240下,腰上系着两袋重达30磅的铁砂,穿着三吋厚底鞋跑圆场100圈,丝毫不以为苦,甘之如饴。

 “如果不天天练,站久了腿就直了,过去的功夫也就白废了,练不容易,回可快啊!中国的戏剧艺术表演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房玉麟说,很多人在国内养尊处优,来美后承受不了打工的压力,但美国的确是个让人尽情发挥才智和潜力的地方。“我来美国这些年,学习上海人的头脑、福州人、温州人的吃苦。”

 房太太王淑芬也认为“工字不出头”,在美国一定要自行创业。她以前在北京商业部门工作,积累不少做生意的经验,在认识房玉麟前,来美20多年的她,早就开过店。她指出,无论开什么店,都要把握四条原则,一是选点;二是价格;三是管理;四是宣传。

 房玉麟夫妇当初选择美甲店地点时,开车不小心走错路,误打误撞开到史密斯镇,一眼看上现在的店面位置。史密斯镇是个中产阶级的小区,有1万8000户人家,当地居民生活富裕,女性鲜少外出工作,对修甲美容服务需求甚殷。夫妇俩顶下2000多平方呎的店面后,房玉麟与拿了中医师执照的儿子自己动手重新装修,天花板、墙壁等,全是父子俩自个儿弄的,省下一万多元。

 他们的指甲店装修五天后开张,不到三星期,就将成本打平,很快开始赚钱。华人指甲店大多附设脚底按摩,房玉麟认真研究“黄帝内经”,用心揣摸穴位,“按摩一定要懂得经络穴位和运气,不能胡来。”他得意地说,凡是他经手按摩过的客人,大多回头找Peter。他的心得是,无论是按摩、美容、做手指甲或脚指甲,关键是提供舒适的环境,让客户舒适高兴,在整个过程中感到轻松自在。

 一位坐轮椅的白人老太太,一家三代人都是房玉麟的忠实“粉丝”,包括两岁的小孙女也要美甲,指定要Peter服务。每次老太太上门光顾,房玉麟小心翼翼把她从轮椅上抱下来,用心给她按摩修甲。老太太和许多客人都出手大方,经常给他50元小费。

 尽管房玉麟当了美甲店老板,仍没有放弃追求他的“戏梦人生”,他希望用艺术魅力征服观众,即使有朝一日离开舞台,他的心将永远留在舞台上。他说:“京舞剧是一条没人走过的路。我什么都不求,这辈子就追求艺术这个东西,成功也好,失败也好,做过了就不遗憾,无怨无悔。美国好就好在这个地方,失败了我们再各自打工去。”

 

宋小君 初期很排斥

 在纽约皇后区奥松公园Jessica美甲店的操作台上,一位白人女生伸着纤纤玉指,26岁长着一副娃娃脸的宋小君,全神贯注、一丝不苟的在她的指甲上涂涂抹抹,很快就为她做出一副漂亮的花甲,女孩儿付钱后满意离去。  宋小君原为山西省京剧院武生、武丑演员,去年4月应邀来美演出,目前以当修甲工维生。  虽然此间华文报章刊登甲店招请大、中、小工的广告连篇累牍,但大多注明“生手免问”,像宋小君这样来美时间不长、毫无工作经验的“生手”,一般很难找到修甲工作。但幸运的是,他的老板是原来同为京剧演员出身的张英,张英与宋小君的雇佣关系是由在纽约的中国皮影戏偶剧团─“中国戏剧工作坊”创始人冯光宇一力促成。冯光宇欣赏宋小君的演技,知道他需要一份工作维持生活,而已有十多年修甲经验的张英正在筹划开设美甲店,所以希望张英为宋小君提供工作机会。  张英说,“冯光宇是我尊敬的老师,她要我做什么都会接受。而且我也是打工过来的,非常了解生手找工的不易。以前我在别的指甲店打工时,老板都不教人的。”她的指甲店去年7月新张,一般指甲店都希望聘请有经验的修甲工,张英曾为过来人,了解第一份修甲工不好找,所以愿意聘用宋小君。  宋小君感激地说,老板对他十分好,丝毫不嫌弃他完全是没经验的新手,还毫不藏私教他全套修甲技术。  原为山东烟台京剧院老旦的张英说,由于京剧演员经常要画脸谱,有美术绘画的底子,非常适合做美甲师(俗称大工),宋小君很聪明,学得很快,客人都很喜欢他。房玉麟也说,出身京剧演员的人,画京剧脸谱,猴子、雪人、花卉等,对他们是拿手好戏。各总各样的脸谱艺术有共通点。  张英说,她最早在康州和纽约上州均做过修甲工,在奥松公园也待了八年,她离开原来工作的指甲店,事出突然,许多熟客到处打听她。一项调查显示,美甲行业中90%以上的美甲师想独立的心理较强,一旦时机成熟,就会自找店铺,独立经营。张英也经常鼓励员工日后自己开店创业。  宋小君说,最初朋友建议他做修甲工时,他非常排斥,心想,一个男人去给女人修甲,算哪门子事!后经了解,才知不少京剧演员都从事此行业,这才勉强接受。他学了半个月就正式登场,第一个客人是个非裔,他紧张得手发抖,做得很慢,“在实践中学习”。张英叫他不要图快,慢一点不要紧,熟能生巧。  宋小君说,他在中国月薪只有2000元人民币,在这里赚的是美金,可以攒到不少钱。指甲店除了修甲和涂甲油服务,还有磨脚板死皮、脱腿毛等的服务。张英一直叫宋小君学做大工,否则整天坐在低位,捧着别人的脚,俯首工作、仰头望客人,总有点别人高高在上的感觉。圣诞新年期间,宋小君有不少演出活动。换了别的老板,一般不高兴员工经常请假影响生意,但张英非常通融,每次宋小君要请假演出都爽快答应。   郝磊 比做餐馆好

 修指美甲行业蓬勃,越来越多华人新移民投身这一行业。除了京剧演员乐当修甲工,其它新移民也觉得这是不错的选择。

 郝磊过去在山东老家,是一家国企工厂的车间干部,吃大锅饭的好处是日子过得优哉悠哉。郝磊2004年从山东赴美国,最初在维吉尼亚州一个福州人的中餐馆打工,做了一年多餐馆后,体力吃不消,觉得简直过的是非人生活,“以前我从没受过这种罪,在家里有‘爱人’照顾日常起居”。每天下班回家,吃完饭就去公园看别人下象棋。有天他遇到一位来餐馆用餐的华人,问他来了多久,告说两三个月。对方说,那你遭罪了,肯定你现在后悔来美国,可能天天想着要回国,但如果你捱过半年,届时就不会想离开了,甚至赶你都不走了。

 果真是过来人之言。郝磊说,不出所料,半年后他真的打消了“不如归”的念头,每次拿到薪水,想到为老婆孩子攒的钱越来越多,让他产生动力。一位朋友劝说他改行做指甲工,最初他根本听不进去,心想一个大男人家,干么去为女人做指甲,“行吗?”

 朋友的房客来自上海,在指甲店打工,叫他向她咨询情况,了解其工作性质、底薪、小费收入等。对方跟他说,做这一行不需太多技术,花80元上一个课程就可以掌握基本知识。郝磊学了一月。最初由于没经验,一般甲店不愿请生手,四处碰壁。后来在纽约皇后区牙买加一处非裔较多的地方,找到第一份修甲工。

 他说:“当我为第一个非裔客人修甲时,紧张得手直哆嗦,脚怎么放怎么不对,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低着头不敢看客人,现在脚怎么舒服怎么放。”现在回顾,他说幸好第一个客人没有挑剔他,否则可能信心尽毁。“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一个机会,他跳槽到康州一个上海人开的指甲店工作,老板对他很好,叫他学做大工做假指甲,因小工底薪一天只有五、六十元,客人给的小费也少,与大工差别较大。但“我的手不争气,一碰臭粉(阿摩尼亚因有类似厕所般的气味,因此俗名‘臭粉’)就过敏,胳膊肿得像馒头,抬不起来,当时感觉自己挺窝囊的。”

 “轻伤不下火线”。他痊愈后,继续做小工,目前在康州的指甲店已做了三年多,由于老板对他非常好,他不打算随便转工。他说,“做生不如做熟”。与客人熟了,小费也给得好些。转来转去,流失的是熟客。现在许多客人跟他熟了,都冲着他来修甲。

 郝磊说,指甲店属服务性行业,常常受季节、气候等因素影响,全年营业额波动较大,较好的月份与较差的月份差距明显。一般冬天淡季时生意冷清,夏天旺季时则生意滔滔。有时今天不赚钱,要想想昨天、前天赚了多少。不能单一看问题,要一盘账来算。

 他认为,修甲工比做餐馆好,相对不那么辛苦。虽然有时碰到客人刁难,有的客人存心挑毛病,然后藉词不付钱离去。也有的客人不付小费。碰到这种情况,心里挺难受的。

 就像纽约不少华人修甲工一样,郝磊与其它员工都住在法拉盛,每天由老板接送上下班,往返三个多小时车程,每周工作六天。他说现在想通了,来美国目的是为了赚钱,现在距美国梦越来越近了!尽管修甲工作有许多不如人意之处,还是觉得这是一份好工作,因为“收入和付出成正比”,虽然辛苦,但拿到钱的时候真的很开心。

顶:41 踩:55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53 (29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6 (216次打分)
【已经有235人表态】
47票
感动
16票
路过
23票
高兴
26票
难过
28票
搞笑
22票
愤怒
33票
无聊
4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